新闻资讯

    “这就有点儿荒唐了吧,老先生,就算为财,也不该编造这种东西。”孟达摸索着下巴,心中有些埋怨刘璝,粗人一个,连尾巴都扫不干净。

    “军师,那诸葛亮如今正在猛攻江州,我等当速速派出援兵,以解江州之厄。”邓贤皱眉看向庞统道:“若能说降张任将军,由其说服一些关卡守将,则我军兵马可以直抵江州。”

    “下去吧,让人通知文和先生过来。”吕布靠在椅靠上,淡然道。原本庞统此来,是想看看刘璝有无可能拉拢,毕竟作为这次计划的一个关键点,若能说服他来倒戈,自然再好不过,不过如今看来,刘璝虽然靠着关中行商发家,但显然将吕布当成了人傻钱多的那种,既然如此,这支军队就不能再让刘璝来管了,刘璝最重要的作用,是激起军怨,翻了张任这个死忠派的摊子,这一点,他做的很好,如今既然不愿意合作,那也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    “兄长放心,我不会胡来,只是前线战报,兄长若是有暇,不妨书信于我如何?”庞统跟吕玲绮、赵云等人平辈论交,吕征身为吕玲绮的弟弟,虽然年纪差了不少,但仍旧是以平辈之礼相处。

    “为何不可?”刘璝抬起头,目光变得有些通红,便是张任,在对上刘璝那双眸子的时候,也不禁一窒,这个老实人发怒了,那种野兽般的眸子,让张任都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。

    “主公,大势已去,开城投降吧。”黄权叹了口气,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刘璋,臣心已失,不只是城外那些来自阆中大营的将士,就算是在这城中,上至世家官员,下到将士百姓,甚至包括一直以来被刘璋所偏袒的吴懿这些人,又有几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愿意跟刘璋共进退?

    “之前那个想要抱我的人是怎么回事?”夜鹰冷漠的眸光扫过众人,冷然道:“他活着,为什么没人死?”

    “我知将军要说什么,不过刘璋看上了孟达的妻子,想要逼其就范,献出妻子,因此孟达与刘璋,已然离心。”刘璝冷笑一声:“如今刘璋,可说已经是众叛亲离。”

    “主公有令,前益州牧刘璋,虽然在任期间,尸位素餐,滋生民怨,但念其乃汉室宗亲,削去其益州牧之职,保留其爵位,令到之日,随骠骑卫返回洛阳,出任尚书令一职,另,前益州守将张任忠肝义胆,忠勇有加,擢升为荡寇将军,领益州兵马,辅佐少主,保卫益州。”说完,雄阔海从一名骠骑卫手中接过一枚将印,扭头看向众人:“谁是张任,上前接印!”

    “久闻鹿门书院,凤雏之名,乃冠军侯座下首屈一指的谋士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,在下邓贤,见过士元先生。”邓贤看了看刘璝,又看了看卓扬,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,也罢,如今刘璋昏庸,军心动乱,已经没人愿意再为刘璋效命,吕布,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  陈到闻言,只觉得浑身发冷,天下间,竟然有如此一支泯灭人性的队伍,更可怖的是,迄今为止,似乎根本没人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。

    某一刻,虎卫统领突然感觉眉心一痛,警兆立生,一柄短剑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视线之中,没有任何声息,朝着他咽喉刺来。

    看着沉默不语的邓贤以及蜀中众将,这个时候,需要一个人出来将话题点明,邓贤明白,可惜他心有顾虑,不愿搭腔,这第一个站出来的,未必会有什么好处,但风险却是最大的,刘璝对庞统有些敌视,也不可能,其余众将也默不作声,庞统将目光扫过众将,最终落在卓扬身上,微不可察的点点头。

    “放他进来!”孟达皱了皱眉,似乎有些犹豫,随后挥了挥手,示意护卫们退下。

    这里上百名将领一降,基本上,这十万大军就落入庞统的掌控了,微微一笑,点头示意众人起身道:“诸位快快请起。”

    “若不放他们离去,严颜怎会知道我来了?”魏延微微一笑,看向邓贤道:“附近有没有地方能够施展的开?”

    “你们也尽快离开吧,莫要让人生疑,待会儿我送二位出府,另外,告诉孝直一声,在刘璝离开成都之前,将他妻子扣住,免得刘璝一怒之下杀人,让这份仇怨弄大,也可以作为后手。”孟达看了两人一眼,真不知道法正从哪里招来这种奇人异事的。“回将军,看架势,人数不过三千,但却训练有素,十分厉害。”被放回来的斥候连忙躬身道。

    “末将张任,谢主公不罪之恩。”张任此时只有苦笑着从雄阔海手中结果将印。刘璝看向众人,深吸一口气,正要说话,却见一名军侯进来,看向众人,拱手道:“诸位将军,营外有一丑汉,自称关中庞统,要见诸位。”

    “何人在外面!?”房间里的欢好之声停下来,刘璋有些恼怒的声音响起。

    “不行,今日我一定要见到主公!”刘璝冷哼一声,厉声喝道,说着就要往里闯,几名守卫不依,双方在刺史府外纠缠在一起。

立即注册立即登录联系我们